读者文摘 精美文章 >读者文摘 > 正文

雾夜谋杀

2019-08-09 23:42:30精选文摘 我要评论(0)

  今天是圣诞夜,布克邀请哥哥罗尔来到海边的连体别墅,说是要叙叙旧。
  
  兄弟俩相差四岁,都是芬克斯家族的后人,有着相似的英俊容貌。布克很多年没和哥哥罗尔见面了,起因是父母对遗产的安排:罗尔分得了百分之八十的遗产,掌管了家族企业;布克只得到余下的百分之二十。更令布克难以接受的是,父母在遗嘱中,还注明了如此分配遗产的理由:布克太稚嫩,担不起责任;罗尔成熟稳重,芬克斯家族的财产交给罗尔,他们更放心。
  
  转眼之间,兄弟俩人到中年。布克渐渐听到了一些关于罗尔的消息:“罗尔四十多岁还单身。”“他有严重的心脏病,医生说他恐怕活不过五十岁。”听到这些消息,布克幸灾乐祸,甚至祈盼罗尔早点死。罗尔死了,布克就是他唯一的法定继承人了!
  
  谁知经过一系列治疗,罗尔的病情稳定了下来。这还不算,听说罗尔和女助理拉迪娜走得很近,说不定会结婚。布克急了,他决定先下手为强。数天前,他从海外雇了杀手,打算趁圣诞夜的重逢,实施自己的杀人计划。
  
  海边1号别墅的客厅内,罗尔和多年未见的弟弟重逢了,他显然很激动。罗尔心脏不好,每天都要服药,医生劝他少喝酒,但今天罗尔情绪高涨,喝了不少酒。多年未见的两兄弟竟聊得格外投机。
  
  罗尔沉浸在回忆中:“咱们小时候多亲啊!后来爸妈去世,你也离开家族……我真孤单!”
  
  布克佯装后悔:“当年是我不好!我是气爸妈对我的评价……”
  
  罗尔摇摇头,说:“弟弟,但爸妈说得没错,你年轻时的确不懂事,干了很多荒唐事。”
  
  听罗尔这么说,布克的气又涌上心头。
  
  罗尔接着说:“其实,你不知爸妈的深意。”说着,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:“你看这个。”布克好奇地接过来一看,不由得大吃一惊。
  
  “其实,爸妈同时写了两份内容不同的遗嘱,这份遗嘱上,财产你我平分。”罗尔说。
  
  布克惊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  
  “通过我对你近两年的暗中观察,我觉得你可以承担这份财产了。”罗尔说。
  
  “你的意思是,把全部财产和我重新平分?”布克试探着问。
  
  罗尔摇了摇头:“我知道,我没几年可活了。这些年你的确受了委屈,我打算把我的全部财产,在死后留给你。我已经留好了遗嘱,遗嘱原件在律师那儿,这是复印件,你留好。”说着,罗尔又拿出一张纸递了过来。
  
  见布克目瞪口呆,罗尔苦笑了一下:“你知道我助理拉迪娜,她很喜欢我,想和我组建家庭,但她小我十八岁,以我的身体状况,我没有办法给她未来。今天,我已经正式拒绝了她,她已经离职了……”说到这儿,罗尔伤感地起身告辞,他今晚就住在旁边的2号别墅里。
  
  罗尔走后,布克坐了很久,他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。布克又看看表,离罗尔的最后时刻,就差一个小时。布克为这次行动,花了大价钱,他租了私人飞机,从海外雇了一个女杀手。现在,女杀手就坐在私人飞机上,她会在凌晨两点十五分,到达距离别墅二十公里的索乌托机场。
  
  按计划,女杀手将开上布克为她准备的一辆红色套牌跑车,直奔别墅。女杀手将在凌晨两点半左右到达,她会用布克事先提供的门禁卡,进入地下车库,然后从地库进入罗尔的2号别墅。布克已经让中间人将罗尔的照片、别墅的地图传给了女杀手。为什么布克要选一个女杀手?因为他要栽赃给拉迪娜。这辆套牌跑车的型号和牌照号,与拉迪娜的座驾完全一致。这样一来,公路上的监控录像,就会留下“拉迪娜”的身影。
  
  根据刚才罗尔所说,他拒绝了拉迪娜,这就让拉迪娜杀人有了一个更合理的动机——由爱生恨。
  
  此刻,布克有些犹豫,他在想,是不是应该放弃原来的计划。他想了很久,终于下定了决心:罗尔和拉迪娜没有实质性的矛盾,今天分了,也许明天就又和好了。再说,罗尔的身体状况也没有像他自己说的那么糟糕,万一他又变卦了怎么办?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干掉他算了!想到这儿,他关了灯,坐在面向大海的窗前,等着那一刻的到来。
  
  只见海边公路上,一辆红色跑车由远而近,尽管外面起了大雾,布克仍能勉强看清车型,女杀手来了。红色跑车快速找到地库入口,开了进去,布克看了一眼手表,时间是两点二十五,真快!比预定时间提前了五分钟。
  
  布克心脏“怦怦”地跳着,不由得打了个寒战。十五分钟后,红色跑车从地库出口蹿了出来,加大油门原路返回了,按计划,女杀手将搭乘私人飞机,在凌晨四点之前离开这个国家。在警方还没有明白过来的时候,这一切已经结束了,布克的计划可谓是天衣无缝。
  
  见红色跑车逐渐远去,布克松了一口气。
  
  在强烈的好奇心的驱使下,布克想打电话给中间人问一下罗尔最后的情况,但中间人电话打不通。按约定,布克与中间人、中间人与杀手,都是单线联系,他不能和杀手直接接触,三方只用专用号通话。
  
  布克本想等到天亮再报案,但他实在坐不住了。布克下楼,雾已经基本消散,布克从两楼间的甬路走到罗尔的2号别墅楼门口。他把耳朵贴到门上听了听,楼内一点声音也没有,他用门禁卡打开了门。
  
  上楼前,布克特意在门口衣帽间找了一双罗尔的鞋换上,以免在现场留下自己的脚印。
  
  楼道里一片漆黑。一楼没有罗尔,布克上了二楼,卧室、客厅都看了一遍,依旧没有看到罗尔的尸体,布克满腹狐疑地上了三楼,顶楼里依旧没有罗尔的影子。布克感觉有些不对劲,他又从地库到楼顶找了一遍,还是一无所获。布克索性打开了灯,逐屋再找,可是,罗尔人间蒸发了。
  
  布克急出了一身大汗,突然,他听到了汽车引擎的声音,吓了一大跳:“别是警察来了吧!”他赶忙关了灯,凑到窗前,外面只有“呼呼”的风声,路上并没有看到车,他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。
  
  然而,就在这一刻,布克突然听到了一阵上楼的脚步声,尽管那声音很轻微,但布克依旧听得清清楚楚。莫非是罗尔?他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?布克更加恐惧了,他不敢出声,也不敢动。
  
  脚步声由远而近,已经来到了布克所在的卧室门口。布克腿抖得厉害,他已经动弹不得,借着窗外的路灯光,布克看到了一个纤细的黑影。黑影显然也看到了布克,来人用手电在布克脸上照了一下,确认了布克的面容。接着,一个黑洞洞的枪口,对准了布克的头部。
  
  布克突然明白了黑影的身份。“你弄錯了,你弄错了!”布克赶忙解释,“我是……”布克还想解释,但女人显然不想给他时间了。“对不起!”女人说罢,扣动了无声手枪的扳机……
  
  此刻,拉迪娜正驾驶着红色跑车,向医院方向飞驰……
  
  等到了医院,拉迪娜唤醒罗尔:“吃了药感觉好点了吗?别急,我们已经在医院了。”罗尔疲惫地点了点头:“你不是晚上十一点的航班吗?怎么又回来了?”拉迪娜说:“是!我真想一走了之,永远不再见你,但前半夜起了大雾,机场被封闭四个小时,航班全部延误了。我突然发现你的药在我这里!我担心你,所以来给你送药了。”罗尔站起来,第一次将手搭在了拉迪娜的肩上,说了声“谢谢”。“谢什么?”拉迪娜问。罗尔说:“谢谢这场大雾,将你留下!”

精选文摘:http://www.xinqq163.com 转载请保留链接!